only one

Dobrodošli na moj blog

26.09.2018.

果斷禁絕香港民族黨 最低成本維護香港社會利益

港府刊憲,禁制香港民族黨運作。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一切也來得順其自然,無可阻擋。理性大眾會問的,大概只有「為何禁得這麼遲」?中國人向來明白無規矩不成方圓的道理。不同意這套規矩的,大可力圖重建。至於民族黨及其一丘之貉,則只是利用大眾不滿建制之情,鬼祟圖謀政治利錢。利用社會不幸,謀一己私利,「又怕死、又反動」,是為鼠輩。借由禁制鼠輩劣行,以為一國兩制健康發展標示出清晰紅線,亦能令政治討論回歸理性,利遠大於害。

根據「2018年第52號號外公告」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行使《社團條例》第8(2)條權力,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或繼續運作。根據規定,任何人屬於違禁社團或以社團身分行事,又或援助社團運作(包括提供集會場所),鹹屬犯罪,有機會被判監禁兩至三年。李家超在見傳媒時指,民族黨在30日內仍可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上訴。

港獨是邪惡的精神鴉片 不會解決、只會深化問題

任何為香港長遠發展利益著想的組織或個人,都會支持保安局這次的決定。又或者應該說,大家心中疑惑的,應是港府何以會縱容這些無聊幼稚的「政治」團體可以長期在香港運作。在政府的一再放縱下,當初反對傳統泛民在政治上軟弱無作為的一群激進分子,在制度與權力的博弈中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提出更走激進的虛無主張。他們一方面指摘泛民無能無力,另一方面卻只能空喊更無能、更無力的胡鬧控訴,結果與極左勢力「攜手協作」,令香港深陷政治泥漿摔角。

論述上無智、行動上無能,他們唯一賴生存活的就是市民的無力感。由社民連年代開始,嘗過比例代表制的甜頭後,激進派不斷碎片化,惡鬥以爭奪議會席會。為達目的,他們只能力求提供更「新鮮」、「更可口」的精神鴉片,騙取少部分仍沉醉在虛幻世界中的選民手中一票,最終不惜連「獨立」也搬了出來。可是,這些精神鴉片對社會卻是毒害極深。

選舉制度缺陷與政府縱容,令他們慣於不顧大局,也不必理會「敵人」的可能反制,肆意濫用自以為是沒有界限的「言論自由」,帶來連串不可預知的社會動盪。自和平示威演變至無序佔領,再由無序佔領演變至暴力騷動,又自街頭對抗,變至染指兩級議會議席,在廟堂之上、江湖之遠構成一波又一波的動亂。社會上各種不公不義沒有因而轉變,反而因為這一系列的胡鬧,令社會長期失焦而不能真正討論修正之法。

<< 09/2018 >>
nedponutosricetpetsub
01
02030405060708
0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
MOJI LINKOVI

MOJI FAVORITI
-

Brojač posjeta
1853

Powered by Blogger.ba